您的位置:首页> APP应用
“996”与“奋斗精神”,国外怎么看

  本报驻外记者 姚蒙 蒋丰 郑琪 穆积山 文朱 李军 张可●白云怡

  编者的话:国内有关“996”(“朝九晚九、每周六天”)的讨论依然在持续。这个始于一名程序员的吐槽,因马云、刘强东等互联网大佬参与而“激烈”起来的话题,触发了一场有关加班文化的大讨论。实际上,加班在全球层面都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被996笼罩的也不只有国内一些公司——美国硅谷就以“工作狂”文化闻名于世。但996等于“拼搏”“奋斗精神”吗?在某个发展阶段996不可避免吗?从欧美发达国家到新兴经济体,再到同属儒家文化圈的东亚国家,《环球时报》驻多国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法国人:雇主跟你讲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时要小心

  在美国,过度加班 小心遭媒体集体爆黑料

  在工作时间问题上,法国人的“认真”是出了名的。根据《环球时报》记者在法国工会组织任过职的经验来看,法国人认为劳工权利的一个重要基础就是工作时间,欧美劳工经过19和20世纪一系列斗争换来的8小时制不容侵犯。这与“理想”“奋斗”无关。

  对于996,法国劳工民主联盟的特里莫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雇主跟你讲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时要小心,他们的目的是剥削你更多的剩余价值,你越奋斗,他赚得越多。他告诫说,任何人付出劳动都必须得到收益,超时工作没有加班费在法国是绝对不允许的。

  法国雇主协会一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控制员工的工作时间、精确核算劳动生产率是企业提高竞争力的重要环节。他认为,延长工作时间后,员工的生产效率会因疲劳积累而下降,这在高科技企业、一些研发领域尤其要避免。

  966讨论也引起法国媒体注意,《费加罗报》14日头版刊登标题、经济版大幅报道中国企业加班现象,题目毫不犹豫地使用了“上班地狱”形容词,可见当地舆论的态度。

  当然,工作时间问题不能一概而论。法国企业有一项不成文的规矩,负责任、收入高的高级职员常常不精确计算工作时间,而是可以根据自己的节奏安排工作,还有不少技术人员自愿加班,这也是事实。

  在另一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英国,当地人对于加班并不陌生。根据英国总工会的统计,英国3000万就业人口当中,将近500万人经常性无偿加班。其中,从事教师行业的人每周无偿加班时间最多,约为11.2小时,其后是律师行业、金融行业、建筑师行业、传媒业。

  在伦敦从事能源贸易的萨福克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不定期地在周二和周四加班,主要是因为英国有些公众假期都是在周一和周五,很多人会在假期结束后的第一天或假期将至时处理手头上堆积的工作。但对于996,萨福克表示难以接受,因为偶尔加班变成常态性现象,会令自己失去更多家庭生活,这不是额外酬劳可以弥补的。

  对于英国人来说,能够找到的加班奋斗历史记忆要追溯到二战期间。伦敦人休伊特说,当年她的父母在一个军工厂工作,为应对纳粹威胁,才会时常加班到深夜。在和平年代,多数英国人都不会把加班看作个人奋斗的体现。“如果你把加班看作习惯,你又如何让你的雇主感到有责任加薪、增加假期呢?”

  说起996,很多人都会想到美国的硅谷。一位在硅谷工作的朋友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加班对他来说是常事,而且是“自愿”。的确,加班是不少硅谷人的日常默认选项,特别是初创企业。但这不是硅谷的全貌——除了高工资,每天下午5时准点下班的人很多,不加班的大公司司空见惯。而且在硅谷,被看重的是结果,不是工作时长;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不仅是个人追求,也为诸多企业所提倡。

  整体上,美国人的工作强度大于欧洲。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显示,在工作与生活的平衡问题上,美国在发达国家中处于底端。例如,与荷兰人相比,美国人每年的工作时间要多353个小时。美国对劳工福利的保障也落后于欧洲国家。但美国社会对工作与生活平衡的追求仍很突出。许多媒体会以工作生活平衡指数为指标评选宜居城市,同时热衷于报道“疯狂工作”对健康的坏处以及对工作效率的负面影响。对于部分高科技企业的过度加班,媒体多以黑料处理。特斯拉在加州的一个未来工厂就因员工劳动强度过高而遭集体批评。

  对于加班,美国不同代际之间有不同观感。《福布斯》杂志称,出生于1945至1960年的美国人在成长过程中经历艰辛,因此更重视稳定的工作机会,所谓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不是优先关注点。但这一代人的孩子则更热衷于寻求诸如远程办公、延长产假或陪产假、充足的年假时间等。

  印度网友的反应呈现“两极”

  拉美国家的态度堪称“禁忌”

上一篇: “黄土计划”资助伊犁州直贫困侨眷大学生

下一篇: HAOLTON养生电炖锅抽查不合格 产品上黑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