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科技要闻
告别狱友,寻找朋友:黄光裕的陈晓式烦恼

作者 | 李超 编辑 | 张庆宁

出品|棱镜·腾讯小满工作室




2020年6月24日,据京法网事报道,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刑罚执行机关的报请,依法裁定黄光裕予以假释,假释考验期自假释日起至明年2月16日结束。


2008年这位国美创始人被警方带走调查,2010年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泄露内幕信息罪、单位行贿罪锒铛入狱。


12年弹指一挥,国美已是白云苍狗。


黄光裕入狱不久,以其夫人杜鹃为代表的黄氏家族成员,与以国美时任总裁陈晓为代表的职业经理人团队,展开激烈的控制权之争。杜鹃最终胜出,为黄光裕守住基业。


历经劫难的国美在电商洪流中逐渐沉寂,市占率从与苏宁各分半壁江山,跌至不足10%。尤其在过去三年,国美零售(00493.HK)连续亏损,总额近百亿。


黄光裕重获自由,舆论集体行注目礼。


17岁北上创业、世纪之交野蛮扩张、三度问鼎中国内地首富,跟同样遭受牢狱之灾的褚时健和孙宏斌一样,这位创造过太多传奇的潮汕商人,理应满足人们更多的想象。


“坚忍不拔,”在黄光裕刑期过半时,杜鹃对话腾讯新闻《财约你》,谈起丈夫最吸引自己的地方,这位国美守门人脱口而出。


少年弟子江湖老,黄光裕尚能饭否?



守门人杜鹃


在中国近些年的商业舞台上,以为夫守财而闻名的女人有两个,一位是私募大佬徐翔的妻子应莹,另一位就是黄光裕的妻子杜鹃。


应莹选择用割裂来保全,希望靠离婚分置财产;杜鹃则选择用保全来等待,她的那句“等老公出来时,我要给他一个更好的国美”,至今仍在流传。


商业上的辉煌,让黄光裕积累了大量拥簇,作为身边最为亲近的人之一,杜鹃更像是黄光裕的头号粉丝。


俩人相识于1993年,彼时,黄光裕24岁,刚刚起步的国美还只有几家连锁店,而比黄光裕小4岁、刚从大学毕业的杜鹃则在银行上班,因为工作两人走到一起。


出身北京知识分子家庭的杜鹃,对其貌不扬、身高1米7出头的潮汕北漂黄光裕的崇拜,近乎痴狂,她总能在黄光裕身上发现别样光芒。


即便在绝大多数人的认知里,能够构建起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努力”已经远不能解决问题,杜鹃也坚信,黄光裕“原则性强,基本不做坏事”,“运气只占1%”。


“最开始他从潮汕来北京很不容易,没有背景,没有资本,我觉得完全是靠努力。”跟《财约你》谈到黄光裕的志向和勤奋时,杜鹃用了“感动”两个字。


霸气、孤傲,同样是黄光裕留给外界的最大印象。


一位参加过国美面试的员工撰文回忆,黄光裕面试别人时话不多,很少超过10分钟,很多人都会在他霸道的注视下崩溃;网络流传的黄光裕语录中,收藏着他训斥高管的话,“如果不是为了给机会培养你们,我亲自操盘,国美会比现在更好”。


杜鹃看来,丈夫有温情一面。


令杜鹃记忆犹新的一个画面是,大女儿小时候玩汽车模型,把黄光裕的身体当作山路,当行驶到脑袋时,车轮把黄光裕的头发卷下一小块,顿时皮开肉绽。


她立即质问起女儿,黄光裕马上制止,让她“不要吓到孩子”。“我觉得他对所有人都会有这种包容”,杜鹃对《财约你》笃定地说。


在狱中,黄光裕每月会和杜鹃见面一次,平时则写信交流,“很多事情,我们执行不到位,或者真的就是能力不行,他还是很包容的”。


2012年,大权在握的杜鹃重点发展国美在线,而将陈晓在任时收购的电商平台库巴网打入冷宫。


彼时,就有分析认为,杜鹃此项“去陈晓化”的举动,造成了两个在线平台的内耗,战略失败导致国美错过转型线上的窗口期。随后,国美以电商业务亏损为由,提出线上应该服务线下,开始收缩线上业务。


黄光裕在狱中遥控国美并非秘密,杜鹃以及诸多国美高管曾多次公开表示,国美任何重要决策都是黄光裕作出或经他同意才能执行。



陈晓式烦恼


黄光裕出狱时,杜鹃没能留给他一个更好的国美。


过去十年,国美零售市场占有率持续下滑,近三年连续亏损,总额高达近百亿。


更为重要的是,新零售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旧江湖,京东和拼多多坐二望一,阿里巴巴铁板一块,尤其是相爱相杀三十年的老对手苏宁,也在资本市场的持续看空中活了过来。


入狱之前,与疯狂扩张并购同行的黄光裕,站在山顶俯瞰诸位竞争对手。出狱之后,他应该可以品尝到国美作为腰部甚至腿部公司的无奈,或许还有陈晓当年“卧薪尝胆”的苦楚。


1996年,还是国企的永乐电器倒闭,时近不惑的陈晓担任高管,与46位同事一起,筹集96万元,堵上身家性命,以买断工龄形式将永乐换回。


同样是创业维艰,2004年时,永乐已经布局全国,拥有上百家门店,销售额过百亿;


2005年,为了上市,陈晓与摩根斯坦利签下对赌协议,然而上市之后,国美和苏宁的迅速崛起,让其业绩止步不前,对赌失败导致永乐卖身国美。


在2010年底国美控制权之争失败后,陈晓在清华EMBA交流会上坦言,自己与黄光裕有共性也有差别,像朋友一样共同成长,但结局大家都没有想到。陈晓最后说,如果想到了,当初就不应该合作,“作为(永乐)原来的创业者,意味着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了一个不该托付的人”。


陈晓已经消失在公众视野,而黄光裕在监狱中的十年,零售业已经从单打独斗、赢者通吃,过渡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抱团作战年代,桀骜不驯的黄光裕,已经从过去的家电“屠夫”,沦为今日的电商“小弟”。


他一样要选边站队。


在出狱前两个月,黄光裕开始“复出”动作,5月28日,国美零售宣布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向后者发行1亿美金可转债,如果京东全部行权,可占国美2.8%持股比例;更早的4月份,国美还向拼多多发行2亿美元可转债,如果全部行权,后者将持有国美5.62%股份。


中国人习惯把12年看作一个轮回,从收购永乐到被带走调查,正好12年;从身陷囹圄到重获自由,又是一个12年。黄光裕也要像陈晓一样“看人脸色”了。



告别狱友,寻找朋友


潮汕商人,或许是中国最爱抱团的商帮。


2016年“万宝之争”期间,流传出潮汕商人准备联合起来,“借钱”给姚振华打赢收购战的消息,对同乡团结、对外人准狠,如此可见一斑。黄光裕也不例外。


2004年,国美全球战略合作高峰会上,面对供货商,黄光裕强势训诫:“其实咱们谁也离不了谁,谁想把谁挤垮、谁想把谁控制在手心之中可能性都不大。我做事的规律就是你对我信任,我就给你越大的信任;你能给我付出,我就带头扶持你的品牌;你若拿我黄光裕平衡我的对手,我就有办法去平衡你的对手。”


2005年,黄光裕在苏宁的大本营南京新街口,开设南京国美第一店,开业当天,10多万南京市民涌入,“五分钟后玻璃大门被挤破,当天‘打扫战场’被挤丢的鞋子装满好几个大纸箱”。


这是黄光裕一惯的价格战打法,靠倾销迅速打垮周围的竞争商铺,积累大量客户后,再要求供货商降价,延长供货商货款。


很多年后,业界对黄光裕的彪悍打法仍心有余悸。


董明珠在参加某活动时聊起黄光裕:“黄光裕用贱价冲击商场,要把咱们途径里的小经销商全部消灭。那时咱们的人很严重,不能开罪他,大连锁、好厉害!”


“输人不输阵,输阵歹看面”,是流行在台湾、福建和潮汕地区的一句俚语,意为实力再差也要拼劲全力,不能被人看低。而得意时的黄光裕,赢人还要赢阵。


2007年,国美用38亿元高价,从苏宁手中抢得大中电器。


事后苏宁表示,大中在北京拥有的60多家门店中,对市场有影响的不超过5家,任何超过10亿的价格都不划算。张近东更是公开放话,家电连锁不能投机,要坚持每一步踏踏实实,需要时间和耐力。


黄光裕随机反击,公开表示企业并购是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需品,“一些企业看不清规律或不敢尝试,前景肯定会有缺陷,所谓市值,只是弱者在无奈之下找到的一些支撑点。”


张大中被看作是除家族成员外,黄光裕少有的亲密伙伴。


同杜鹃一样,张大中也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从事电器行业。对于这位老前辈,在大中电器前往国美洽谈并购时,黄光裕经常亲自下楼迎接,并且给出了张近东口中高估的对价。


在控制权之争后,资历和威望尚在的张大中,从半退休状态回归接替陈晓,稳定国美大局,至今仍是国美零售董事会主席。


现在的黄光裕,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朋友。引入京东和拼多多,只是个开始。




全文完。感谢您的耐心阅读,请顺手点个“在看”吧~


来源 |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原创


腾讯云启产业生态平台,
通过投资、孵化、服务、培训等引擎,
构建腾讯产业核心生态圈。

关注腾讯云启公众号
后台回复“入群”,获取入群方式


上一篇: 移动媒体平台Mogreet发布API

下一篇: HAOLTON养生电炖锅抽查不合格 产品上黑榜